清源村王二狗

翌日早晨,屋外傳來一陣陣雞鳴狗吠的聲音,還有孩童的歡笑聲。

“你說二狗這小子也是夠命大的,從那麼高的地放摔下去還能活著,二狗這小子這輩子估計是來要債的,真的為難二狗他爹孃了。”

“聽說全身骨頭斷了10多根,把家裡唯一的兩條牛都賣了,請來村裡頭唯一的仙師來為他自療,不然不死都殘廢了。”

“二狗他娘真命苦,希望這小子經過這次以後會長點心,不要再折騰了。”

小麥朦朦朧朧的聽到這些話也冇在意,說的是二狗也不是說我,就當小麥迷迷糊糊的再想睡覺的時候,突然之間意識到不對勁。抬起雙手看了一下,我的手怎麼變小了,腿好像也變短了,身高也縮小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突然之間想到什麼,馬上打開褲襠看了一下,幸好小弟還在。難道我反老還童了嗎?看著自己現在的模樣估計10歲左右。

“二狗,你醒了嗎?身體怎麼樣,還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放。”門外傳來一位少婦的聲音。

小麥冇有迴應,他不知道外麵的是誰,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一名婦女直接走了進來說道:“二狗,你怎麼了,不認識娘啦,是不是頭還有不舒服。”

小麥冇有迴應少婦的話,隻是仔細打量了一下她和周邊的環境。

少婦長得挺標緻的,穿著樸素,不美但看著順眼,房間裡檯麵上放著一盞熄滅的有油燈,窗戶和門是木製,反正就是古色古香的味道。

小麥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穿越了,並且還變成了一個十歲左右的毛頭小屁孩。難道我是給雷劈死了,靈魂穿越到這裡附身到這軀殼身上嗎?

這也太狗血了吧,雖然我平時看玄幻,穿越小說看得多,想不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穿越就穿越嘛,乾嘛變成一個毛頭小子,不是變為一個絕世高手,什麼神王,仙帝的。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船到橋頭自然直。還是先瞭解一下這裡到底是哪裡,周邊的人都是誰和誰。

“二狗,你到底怎麼了,你說話啊。”二狗他娘焦急說。

“你是我娘?我是二狗?”小麥小聲迴應。

“二狗,你怎麼了,怎麼不認識娘了,孩子他爹大狗你快過來。”

“我爹叫大狗”小麥強忍著冇有笑出來。

隻見一個身材強壯的中年男子走進來說道“文娟,二狗怎麼了,仙師不是已經把二狗治好了嗎?”

孩子他爹,二狗好像記不起咱們了,他認不出我是他娘。

中年大漢走過來一手把小麥從床上提起來,罵罵嘞嘞的說“二狗,你小子還給我裝,你是你爹王大狗,你認出來冇有。”

這個時候小麥再也飲不住笑出來“哈哈,你叫王大狗,我叫王二狗,那還不如叫王多魚。哈哈”

隻見王大狗思索一下道“叫王多魚好像也不錯,你小子是想氣死我嗎?名字是你爺爺起的,不能隨便改。”

文娟,不用理這小子,估計是腦袋摔著了還冇有緩過來,你看他生龍活虎的樣子,哪有什麼事,你還不相信仙師的能力嗎?我們還是早點下田乾活吧,不然天黑都乾不完。

“二狗,聽孃的話好好休息,午飯已經煮好在鍋裡,餓了就吃,娘和爹去田裡乾活了。”

小麥看著緩緩走出去的夫婦二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等夫婦二人走遠了小麥纔在床上走下來參觀一下自己的住處。

兩房一廳,傢俱就那麼幾件,地麵是硬泥,廚房在屋外,有一個小花園,門外有顆大槐樹。家裡各樣東西都收拾得井然有條,這大慨就是我們現代人想過的田園生活吧。

閒來無事,小麥在村裡麵閒逛,村子不大大概就100多戶人家,可走在路上村民們看我的眼神都感覺怪怪的,而一些同齡小孩看到我也是躲著走,真是一頭霧水不明所以,想找個人套一下資訊都冇機會。

走到一處山坡上眺望遠方,風景如詩如畫,小喬流水人家,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不正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前世的我就一宅男不善言辭,在遊戲裡麵混得風生水起,會算計,會攻略遊戲,倒賣裝備遊戲幣,把利益最大化,遊戲和現實簡直判若兩人,這算不算是第二人格。

不知道現在父母得知我的死訊會怎麼樣,定然是傷心欲絕,白頭人送黑頭人,人間悲劇莫過於此。

小麥此刻想到父母也不禁抽泣起來,畢竟自己死了就死了,連累父母傷心,還以這種方式複活了,而父母還不知道自己還活著。

突然之間小麥想到,我的靈魂來到這個世界,會不會我在現實世界裡麵還冇有死,隻是變成了植物人,會不會有方法回到現實世界。

經過這樣一想確實有這種可能,小麥不再頹廢,檫乾眼淚,收拾心情好好的活下去。

剛轉身就傳來小女孩的聲音:“哈哈,二狗,你怎麼眼睛紅紅的,剛纔哭了嗎?”

“你才二狗,你全家都叫二狗”小麥生氣的迴應道。

小麥心想真鬱悶,天天給人家喊“二狗,二狗”,這麼難聽的名字真不知道怎麼起的,冇文化也得靠譜一點啊。找個機會把名字改了才行。

小女孩看到我如此的生氣凶她,頓時就想哭起來了。

小麥看到小女孩都快哭了連忙說“小妹妹你彆哭,你彆哭,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凶你”,同時還不忙做起鬼麵來逗小女孩開心。

小女孩頓時就不哭了還“咯,咯,咯”的笑起來。

二狗哥,聽我爹說你這次從十多米高的樹上掉到山溝裡,我可擔心你了,我還以為見不到你了。

小麥心想原來我是掉到山溝裡,真的是大難不是必有後福。不,或許真正的二狗已經死了,我才得以附身在他的軀殼上而複活。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小麥訕訕地道。

“二狗哥,我是斐妮,徐斐妮啊,你不認識我了嗎”

“斐妮,我昨天傷到了頭,什麼也記不起來,這裡是什麼地放,能告訴我這裡的人都叫什麼名字,讓我好快點恢複記憶。”

“哦,原來二狗哥你失憶了,不過沒關係,我慢慢告訴你,等你快點想起來。”

“這裡是清源村,你爹叫王大狗,我們都叫他王叔,你娘叫徐文娟,文娟姨可好了,”

“你家旁邊的是李叔......”這小妮字口吐芬芳的說個不停,這是小麥大慨也對清源村有一定的瞭解。

等一下,斐妮,你說這裡叫清源村,村長叫徐得福,鐵匠鋪老闆叫李斌,裁縫店老闆叫黃傑。這怎麼和《征途》裡麵的npc一一對上了,難道我穿越到《征途》裡麵了嗎?

小麥用力的扇了自己一巴掌,臥槽,疼死我了,不是做夢。

https:///chuanyuerenzaizhengtu/14542549.html?t=20220510215719

穿越,人在征途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