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chapter44

夏檸在三月七號這天回了一次島城,因為那天是沈浮生的生日,她是逃課出來的,她冇有和任何人說買了車票便回來了。

夏檸還記得那天是個陰天,空中微微的有些潮濕,路邊樹上的葉子都已經落光了。她還穿著校服紮著高馬尾,她清楚沈浮生會在晚上的九點半之後出校門回家。

她在學校旁邊的咖啡館坐了很久,終於熬到了九點半,她付了費後便跑出了咖啡館。

夜晚的風很冷,吹的夏檸渾身打了個冷顫,她臉上的毛孔都被風吹的豎了起來,夏檸不喜歡將校服外套拉上,但是她外麵並冇有套外套,裡麵也隻是簡單的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衣。

她站在學校樹後麵看著學校門口人來人往,終於她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沈浮生。

他還是和從前一樣,但是看起來長高了很多,頭髮也長了許多,但是他的身邊出現了其他的女生,女生長的很眼熟,夏檸彷彿在哪裡見過。

那個女生和夏檸並不是一個風格,因為距離有些遠的原因夏檸隻能隱隱的看見女孩棕褐色的頭髮紮著丸子頭,她揹著書包走在沈浮生的旁邊,她邊說邊笑著,沈浮生也在旁邊一邊看手機一邊聽她說。

夏檸感覺這一刻自己就像一個小醜一樣,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來這裡。

她來這裡之前將手機關了機以防夏央給她打電話,但是在這一刻她默默的從兜裡掏出手機眼裡強忍著淚水。

夏檸慢慢的蹲在了樹後,她將頭埋在臂間,哭的直打顫。

令夏檸想不到的是何南雪看見了自己,而且隻憑一個背影便認出了自己。

她走過去叫了一聲夏檸,夏檸有些惶恐的抬起了頭,看到來者的時候她懸著的心放下了。何南雪從書包裡抽出一張紙巾遞給她,“擦擦吧,看你哭的跟個小花貓一樣。”

夏檸接過紙巾說了一聲謝謝,而這時手機也已經開機了,夏檸看著手機鎖屏頁麵,十個未接來電。

夏檸給夏央回了個電話,告訴她自己來了島城,晚點打車回去,夏央則讓她明天再回來,今天太晚了。

她冇有多怪罪夏檸什麼,她自己的女兒她瞭解。從前的夏央是絕對不允許發生這件事情的,但是後來夏央覺得青春就應該熱烈一點,平平無奇的青春是冇有意義的,她很後悔自己的青春是平凡且普通的,所以她不想限製自己的女兒。

夏央給夏檸轉了五百塊錢讓她今晚上找個酒店明天再坐車回來,並且告訴她老師那裡她會給她請假的。

夏檸強忍著淚水,她想要對夏央說一聲謝謝,但是嘴就像被膠水粘上了一樣。

人總是在最親近的人麵前說不出什麼肉麻的話。

掛斷電話後何南雪提議四處走走,夏檸同意了。

路上,何南雪低頭看著地上的影子與夏檸聊著天,“這次回來是為了沈浮生吧?”

夏檸冇有隱瞞,她嗯了一聲。

“見到了?”

夏檸再次嗯了一聲。

何南雪知道她一定是看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她問:“看到了什麼?”

夏檸腦海中再次浮現了剛剛看見的景象,她抿了抿唇,唇被風吹的乾燥了許多,她冇有回答。

何南雪知道她不想說,她一直都很堅強,從來不會隨意和彆人聊自己的心事。

何南雪牽住了她的手,就像是在傳遞給她能量一樣,她說:“不要總是自己憋著,想說什麼就跟我說。”

夏檸向她微微一笑,“謝謝。”

夏檸以為沈浮生真的收心了,她真的收下了沈浮生,但是現在才發現原來從前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其實他的本性是無法改變的。

後來夏檸和何南雪聊了自己今天看見的所有,何南雪認識那個女生,女生是學生會的會長,名叫李楠,那段時間她一直在追求沈浮生,但是誰也不知道兩個人究竟有冇有在一起。

李楠,夏檸看著這個名字默默的念著,這個名字好像

很耳熟。

想了好一會兒夏檸纔想起來這是沈浮生的某個前女友。

何南雪還和她說其實李楠冇有追到沈浮生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夏深的姐姐夏一一直在阻攔。

夏一看不慣李楠這種說話嬌滴滴,乾什麼都要男生幫忙的女生。

夏檸笑了笑,想起夏一當初的模樣她竟然覺得是她能夠做出來的風格。

雖然當時和夏一鬨了很多不愉快,但是說起來也是夏深的親姐姐,該要好好的相處的。

這是夏檸在來到沂州後學會的,無論是誰我們都應該去珍惜,相識就是一場緣分。

夏檸是在第二天回了沂州,她回到家後一直沉默寡言,夏央知道她是遇見不好的事情了,她敲門問道:“我可以進去嗎?”

“進來吧。”

夏央進去時夏檸正坐在書桌前手裡不知道在寫什麼,夏央將水果放在桌子上隨後坐在床上問夏檸:“我們聊聊吧?”

夏檸將手裡的動作停下轉過身,“嗯。”

夏央不是那種扭捏的人,她說話向來看門見山,“你去了島城後看到了什麼?”

夏檸垂眸緊咬著牙齒,她在猶豫說還是不說。

夏央等待著她的回答,夏檸咬著下唇不有些為難。

夏央見她不想說便換了個問題,“你見到浮生那孩子了嗎?”

夏檸點頭。

“你們說話了嗎?”

夏檸又搖了搖頭。

夏央歎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說:“我知道你還放不下浮生那孩子。但是既然喜歡他就要成為優秀的人,考上一個好的大學然後在未來見麵的時候大家都能夠體麵。”

夏檸怔怔的盯著夏央,無論她說什麼她都點頭應是。

夏央出去時對她說:“媽媽說的話你自己想一想,媽媽是希望你們能夠永遠幸福的。”

夏檸鼻頭微酸,喉嚨發澀,不斷的嚥著口水。她在忍耐,忍住不讓自己留下眼淚,或許昨晚上自己還在酒店裡的房間裡窩著痛哭的時候人家正在和兄弟和新女友開心作樂。

隻有她像個傻子一樣。

果然先離開的人是不配後悔的。

夏檸轉過身看著本子上的字,她將理想那一欄的島城大學劃掉改成了複旦大學。

如果真的兩個人冇有未來了,那就祝我們都前程似錦。

自那以後夏檸每天都在依靠安眠的藥物才能睡著,她彷彿對所有的東西都麻木了。

她每天不是在書桌前麵對著考題和書本就是窩在床上,現在她才發現,她連沈浮生的一根頭髮都冇有,他冇有送給過她什麼東西。

她每天抱著手機就想看看會不會有他的來信,她承認她作,但是她也承認她愛他,這是毋庸置疑的。

夏檸想要問問沈浮生為什麼,為什麼要一次次的傷她的心,為什麼要說那些假惺惺的話讓她當真。

為什麼要吊著自己玩,為什麼就不能收心,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愛她,為什麼!

為什麼

夏檸像瘋了一樣,她在房間裡大喊著嘶吼著,她已經被他逼得無路可走了,她實在找不到生命的意義了。

夏檸永遠都冇有想過原來自己這種開朗將生命看的極其重要的人在感情中驕傲的姿態也會一點點被磨平。

夏檸拚命的拍打著自己的頭,她的胸腔心臟都要悶死了,她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而死。

她無聲的哭著,從梳妝檯上拿起刀片一點點的劃著自己的手腕。

她狠心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是她捨不得,她承認她慫了。

為什麼人在自殺前會想起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親人,為什麼腦海中會浮現出他們的模樣,會幻想出自己離開後他們的姿態。

夏檸不懂,她這輩子都不會懂。

眼看著手腕上的鮮血越來越多,夏檸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樣。

她親手拋下了沈浮生卻又每時每刻折磨著自己。

她是被愛的也是悲哀的。

她記得當初沈浮生三叩九拜為自己祈福擋災,但是沈浮生不知道的是夏檸瞞著他也為他祈福擋災。

她在廟裡跪了一天一夜,她將平安結掛在了樹上,每次生日時她許的願望都是希望沈浮生能夠平安無災。

回到學校後宋意卿過來看著她焦急的問:“你昨天去哪了?班主任找了你好久。”

夏檸疲憊的衝他笑了笑,她的臉色並不好,現在的她白的太病態了。

宋意卿皺著眉頭將手放在她的額前,並冇有發燒。

因為兩個人是同班同學經常討論問題所以他們已經很熟了,宋意卿就像是找到了新的源頭一樣對她絡繹不絕的說著話。

夏檸每次都會很認真的回答他,宋意卿告訴她自己喜歡的那個人並不是二十多歲,而是十八歲。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夏檸還有些冇有反應過來,十八歲怎麼可以結婚?後來她纔想明白因為法國女生十五歲就可以結婚。

但是同樣,夏檸也明白了原來這纔是真愛,因為太愛所以想要早點嫁給他,所以纔會在國外結婚生子。

這一刻夏檸想起了沈浮生,說實話她其實也很想和沈浮生結婚,她無時無刻不想和沈浮生永遠在一起,她嫉妒他身邊的所有女生。

但是現在夏檸已經打消了這些念頭了,她抬起眼皮對宋意卿說:“我覺得你說的挺對的,我學習成績這麼好應該去複旦北大這種學校,不應該一直被困在島城。”

宋意卿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轉變了想法,但是他是支援夏檸的,他就像哥哥一樣無論發生什麼都在守護著夏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