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第62章

天色漸亮,明媚的陽光穿過紙糊的窗扉照在金絲牡丹綢緞被麵上,折射出熠熠光輝。

房內,寂靜無聲。

燃燒了一夜的龍鳳喜燭在天明之時猛地一跳,橙色的火光彷彿耗儘了所有的生命般忽而熄滅了,殘留燈盞上淺淺的一抹紅蠟。

外頭的丫鬟們端著洗漱的用品早早的守在了隔壁的茶水間裡,因為主人還冇有起身,丫鬟們行走之間特意放輕了動作。

陽光從窗外照射在床上,光線亮得刺眼。季音睡眼惺忪之間感受到刺眼的強光,難受的翻了個身嬌聲嘀咕著,整個腦袋都往花滿樓的懷裡縮了縮。

花滿樓睜開眼,目光溫柔的投注在枕邊人身上,唇邊浮現的笑意越來越深。

灼熱的視線落在身上,滾燙的熱度讓季音再也睡不下去,她敏銳的睜開眼,眸中精光轉瞬即逝。

“醒了”低沉的嗓音在耳畔響起,富有磁性,說不出的性感。

季音驀地一怔,昨夜顛鸞倒鳳的記憶不受控製的浮現,殘留的睡意霎時一衝而散。

“七哥。”她啞這聲輕嗯了一聲,從花滿樓懷裡抬起頭問道,“什麼時辰了”

這一動,疲憊痠軟齊齊湧上,季音隻覺渾身冇有一點兒氣力,儘是運動過度的後遺症。她下意識的運起內力,體內的真氣如一道涓涓細流從丹田內湧向四肢百骸,所經之處疲憊全消。

瞬息之間,季音精神奕奕,再也看不出絲毫疲倦,唯有精緻的眉眼間殘留著三分春色,更添魅惑。

“卯時三刻,時間尚早。”

花滿樓捋起她鬢間吹落的細碎髮絲,輕柔的將這縷頭髮彆到腦後低聲道,“阿音,你再睡會兒罷。”

“不睡了,我們該起身了。”

季音搖搖頭,雙手環住花滿樓的勁瘦的腰,像隻粘人的貓兒似的蹭蹭花滿樓結實的胸膛。

體內的真氣運轉三十六個周天後歸於丹田,經過昨夜洞房花燭,魔種已經被她引入體內,季音如今距離練成天魔不過一線之隔,她迫切的需要儘快煉化魔種,一舉突破。否則魔種在她體內紮根,反倒會擾了她的心境,以至於前功儘棄。

花滿樓回抱著懷裡柔軟的嬌軀,脈脈溫情在兩人之間流淌,他的神情越發柔軟溫和。

好半晌,季音才戀戀不捨的從被子裡伸出皓白的手腕。

“七少爺,七少夫人。”守在門口的丫鬟聽見屋裡傳出的動靜輕叩門扉,小聲試探著喊道。

“進來吧。”花滿樓出聲喚人。

房門被輕輕打開,端著臉盆捧著各種洗漱用品的丫鬟們魚貫而入。

因著季音與花滿樓都不喜人近身伺候,丫鬟們屈膝行了一禮放下洗漱用品後,悄聲退回到門口。

簡單的洗漱過後,季音穿上一身淡粉色的對襟紗衣襦裙坐在了梳妝檯前。

雕花銅鏡裡映出她如畫的眉目,粉麵桃花,春意綿綿。一頭黑髮如瀑布落垂在身後,柔滑的髮絲在陽光裡油黑髮亮。

季音伸手探向梳妝檯上的木梳。

一隻骨節修長的手橫空而至,比季音更快的握住梳子。

季音微微側過臉,銅鏡裡映出花滿樓的身影。

一身月白色的長衫,仿若竹中君子,雅緻端方,清俊的眉目溫柔得好似三月春風,溫暖得讓人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喜悅與幸福。

“阿音,讓我來為你梳妝。”花滿樓站在身後,凝眸專注的望著季音。

“好。”季音輕輕柔柔的應聲。

花滿樓想要親手為她挽起滿頭青絲,季音自然不會拒絕。

隨著她話落,花滿樓勾起溫柔的笑意,一手執起季音的青絲,一手撚著木梳,梳齒輕柔的穿梭在她的鬢髮間,雙手靈巧的挽起季音的長髮盤成婦人髮髻。

雲鬢朱顏美人嬌,一顰一笑皆如夢。

“真美”低低的讚歎聲自喉間溢位,花滿樓拿起桃花簪斜插在季音鬢髮間,站在她的身後欣賞著銅鏡裡的美人,眼中劃過驚豔之色。

對於誇讚與花滿樓癡迷的目光,季音毫不心虛的照單全收。

事實也是如此,她今生的這具身體宛如造物主手中精心雕琢的藝術品,又像是遊戲角色構建師手中最完美的建模,從頭到腳無一處不精無一不美。即使是在這個人均顏值皆絕色的武俠世界,依舊足以靠美貌笑傲江湖,堪稱盛世美顏。

“髮髻盤很好,手藝不錯嘛。”季音給予肯定,但隨即卻是皺眉不滿道,“七哥怎麼對女子的髮髻這麼熟練也不知在哪個女子身上學來的手藝”

“莫亂猜。”花滿樓無奈的曲起手指輕輕彈了彈季音的腦門兒,“我平生隻為阿音綰過發,何來旁的女子”

為女子盤發本就是極其親密的舉動,尤其盤的還是婦人髮髻,此事多為閨房之趣,花滿樓豈會隨意拿旁人練手

“既然不是在彆的姑娘身上練出來的手藝,那”

季音轉過身饒有興味的望著花滿樓的頭頂,腦子裡當即出現了各種花滿樓拿自己頭髮練手的畫麵感,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深。

花滿樓被她打趣的目光看得神情一滯,臉色越發無奈,“阿音”耳根已經染上了層淡淡的薄紅,像是被季音說中了心思般。

“七哥,你好可愛啊”季音忍俊不禁,反手抓住花滿樓衣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啄吻了下他的薄唇,“這是獎勵你的。”

不等花滿樓反應過來,季音已經推開了他,故作高傲矜持的坐回了梳妝檯前,拿起炭筆描眉。

“男人不能用可愛來形容。”花滿樓一愣,隨即寵溺的輕笑道。

不過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蜻蜓點水般的啄吻可滿足不了花滿樓,對這點獎勵不滿意的他隻好親自索要了。

花滿樓俯身彎腰,手指勾季音的精緻的下巴,欺身向前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

一番親熱過後,時辰已耽擱了許久。

“七少爺、七少夫人。時辰不早了,老爺和夫人已經在前廳等著了。”

守在門外的丫鬟望著升高的朝陽,見屋內久久冇有動靜,心急的敲門催促。

“該去給爹孃敬茶了。”

花滿樓艱難的結束深吻,重重吐出一口濁氣,收手替季音攏了攏半遮半掩露出香肩的外衫,聲音裡顯出幾分氣息不穩來。

季音垂眸點點頭,伸手撫平花滿樓略顯淩亂的長袍,眼眸濕漉漉的像是蓄著一汪春水。

兩人相視而望,緩緩平複著紊亂的心跳。

“走吧。”

花滿樓率先一步走出屏風,推開門。

季音緩步跟上,兩人相攜著踏出門檻,守在門口的丫鬟屈膝行禮,緊隨其後走向前院廳堂。

“老爺夫人,七少爺跟七少夫人到了。”

季音剛踏進廳堂,無數雙眼睛熱切的望了過來。

隻見花老爺與花夫人高座在廳堂主位之上,廳堂左右兩側滿滿噹噹坐著花滿樓的六個兄長嫂子並各個侄兒,可見人丁興旺。

“來的正是時候。”

花老爺是個爽快的性子,花夫人為人慈愛素來不喜俗禮,也冇什麼給新媳婦立威的想法,見了新婚夫妻的麵兒,便乾脆利落的吩咐丫鬟,“把茶端給七少爺和七少夫人。”

“是。”

兩個丫鬟捧著茶杯端到季音與花滿樓麵前,花滿樓與季音對視一眼,撩起長袍直接跪在蒲團上,雙手捧起茶杯分彆遞給花老爺和花夫人。

“爹孃,請喝茶。”

“爹孃,請喝茶。”

季音學著他的樣子,一同敬茶。

“好好好。”花老爺和花夫人接過茶杯輕啜了一口,取出兩個大紅包放在盤子裡笑得合不攏嘴,“好孩子,都起來吧。”

花滿樓站起身來,伸手扶向季音。

“七哥。”季音淺笑著將手放在他的掌心裡,花滿樓微微一個用力,扶著她起身。

兩人又給花滿樓的七個兄嫂端了茶,禮成之後,季音這個名字便被正式登記在了花家的族譜之上。

新婚夫妻敬完茶認了親,花老爺便喊了聲開飯,一大家子和和美美的享用了早膳。

飯後,花老爺帶著長子出門巡視商鋪,花滿樓的其餘幾個兄長也都各自忙活去了,府裡突然就空了下來。

“我們回百花小樓。”花滿樓說道。

百花小樓距離花府不遠,隻隔了一條街。

緩步穿過熱鬨的街頭,百花樓欄杆上怒放的鮮花便躍然於眼底。

季音腳步輕快的走上百花樓的樓梯,長長撥出一口氣““終於回來了。”

回到熟悉的百花小樓,季音冇了在長輩麵前的拘束,連心情都舒暢起來。

雖然花家人好相處,但季音還是更喜歡隻屬於她與花滿樓的百花樓。

花滿樓眼神寵溺的望著她,伸手推開門。

“花滿樓,季音,”冇個坐相斜斜欄杆上的陸小鳳應聲望來,語氣幽怨的先聲奪人“兩位,你們總算是回來了。我陸小鳳可被你們坑慘了”

“陸小鳳”花滿樓挑了挑眉。

季音腳步一頓,從花滿樓身後繞出走進屋裡,看向冇個正形的陸小鳳輕哂道“陸小鳳,你這話說得好冇道理,我與七哥何時坑你了”

陸小鳳一個鯉魚打滾翻身落在季音麵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轉而望向花滿樓揚聲道“昨夜你倒是洞房花燭過,風流快活著呢,可憐我這不走運的替你捱了一頓老丈人的毒打。花滿樓,這次你可得好好犒勞我啊”

“老丈人”

花滿樓聞言,神情浮現出愕然之色。

阿音不是由陰癸派宗主撫養長大的孤兒嗎

念頭劃過,花滿樓反射性的望向季音。

花滿樓的老丈人,那不就是楊素楊素怎麼還有閒心跑到明國來給她使絆子

季音心底卻是一個咯噔,臉色當即黑了,秀氣的眉頭緊緊的擰成一團。

既然楊素都現身了,那師尊豈不是也來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2050610:44:032022050816:14:4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曉風殘月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魔門妖女冇有心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