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妖獸出現

一個規模不大的小鎮外,距離大概有十裡,有一片樹海鬱鬱蔥蔥,樹林裡時不時地傳出陣陣獸吼。

“阿海!小九!快!圍住它!”

一個身穿粗布麻衣、手中握著開山斧,背上揹著弓箭的少年快速衝出喊道,在他的前麵是一頭渾身傷口,正在亡命奔逃的成年野豬。

咻…咻…

兩道箭矢劃破空氣,一隻堪堪射進野豬的體內便被卡住,一隻射在正在逃命的野豬麵前,野豬吃痛,不得不停下,警惕的觀察四周。

“哈哈哈,阿木,冇想到這次堵住了頭成年野豬,看體格怎麼也有兩千斤了吧,夠吃好一陣子了。”

從樹後走出一對少年少女,和追擊野豬的少年正好呈三角之勢,圍住了野豬,而說話的正是名叫阿海的少年。

“阿海,不要掉以輕心,這頭成年野豬異常凶猛,不像之前的野豬,我懷疑它可能是妖獸!”

被叫做阿木的少年說道,他眼神銳利,渾身肌肉緊繃,拿著一把滴血的開山斧隨時準備出手。

“什麼?妖獸!這裡怎麼會有妖獸?!”

阿海一臉地不可置信。

其實這也不怪阿海不信,要知道,在這個名叫靈武大陸的陸地上,人類纔是這片大陸的主人,妖獸都是躲在深山老林之中,即便有妖獸跑出來,按照妖獸的本性,必然會大肆破壞,殘害人類。而在人類中有一種能施展威力巨大的武技的人,這類人被稱為靈武者。

妖獸出現,必被靈武者除之後快,因此世俗凡人很少見到過妖獸。

“阿木哥哥,我們鎮上的李叔不是靈武者嗎?怎麼還會有妖獸出現啊?”

小九問道,她畢竟隻是個十四歲的女孩子,對於妖獸本能的有些懼怕。

“不清楚,我發現它時,它已經受了重傷,你們看它肚子。”阿木搖頭說道。

阿海、小九看向野豬肚子,果然有一道極長的口子還淌著血,連腸子都流了出來拖在地上。

“嘶……”

阿海、小九倒吸一口涼氣,不再懷疑,眼前的成年野豬受到這麼重的傷,還能奔逃如風,必然是妖獸無疑!

在三個少年談話間,野豬也看清當前局勢,它知道唯有突破出去纔有活路。

它眼神陰冷而狠厲,在三人中不斷掃視,手拿開山斧的少年雖然無法和那個重創自己的人類相提並論,但對於目前重傷在身的它來說,這個人類少年也足以給它帶來致命傷害。

另一個少年雖然不知戰力如何,但插在自己身上的這根箭矢就是他射的,即便自己現在已經身受重傷,但一身防禦依舊驚人,這個人類少年竟然能突破它的防禦,將箭矢射進它的體內,想必臂力也十分驚人。

野豬轉頭看向臉有懼意的少女,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呼哧兩聲,直直地朝著小九衝去,頓時泥土翻飛,樹木折斷。

“啊!!!”

“小心!”

阿木和阿海大喝一聲,阿海趕忙搭弓營救。

好在阿木時

(本章未完,請翻頁)

刻準備著,提著開山斧瞬間衝出,巨大的衝擊使得腳下都踩出大坑,阿木的速度絲毫不比野豬慢,甚至隱隱還要比野豬快上一線。

“要成了!”

野豬心中想到,隻要從這個人類女孩這裡突破出去,按照人類對同伴的感情,必然會檢查她的傷勢,放棄追殺,隻要自己和那個手持開山斧的人類少年拉開了距離,憑藉著自己的速度,再想追上是絕對不可能的了,待傷勢痊癒,必讓人類付出慘痛的代價!

嘭!

一聲巨響打斷了野豬的想法,在野豬即將撞上小九時,阿木終於趕上,一斧子砸在野豬後背,巨大的力量瞬間把野豬砸進泥土,同時野豬肚子上的傷口如同血崩,腸子流出的更多,給野豬造成了巨大傷害,幾乎快要致命。

野豬畢竟是妖獸,生命力不是普通野獸所能媲美的,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呼哧聲不斷,顯然被阿木砸中的這一下,使得它雪上加霜。

“小九,你先退後。”

阿木嘴上說著,手上的動作卻冇停下,在野豬站立未穩時,阿木又是一斧子猛地砸在野豬身上,強大的力量使得野豬再次被砸倒在地,不再動彈。

三人見狀,都是鬆了口氣。

“阿木,這頭野豬妖獸應該是死了吧?”

阿海走近,不確定地問道。

阿木冇有說話,因為他也不確定這頭已經成為妖獸的野豬是否徹底死去,於是走到野豬麵前,看著這頭有著三尺長獠牙如同小山般的野豬。

“不管它死冇死,再給它來一下狠的總冇錯。”

阿木心中想著,於是高舉著開山斧,準備朝著野豬的頭頂劈下。

就在此時,異變陡生!

原本一動不動的野豬猛地站起來,對著阿木就撞了過去,速度甚至超過了之前逃命時。

阿海和小九隻看到一道殘影瞬間把阿木頂走,開山斧被高高甩起,最後掉落在地,而野豬妖獸和阿木都已經不見蹤影。

“阿木!”

“阿木哥哥!”

兩人驚呼一聲,立馬朝著殘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阿海和小九兩人速度並不慢,但卻無法和拚死一搏的野豬相比,兩人隻能根據樹木折斷的情況,一路向樹林深處追去。

天色漸暗,兩人依舊冇有找到野豬和阿木的身影。

“阿海哥哥,阿木哥哥會不會已經……”

小九眼淚留個不停,帶著哭腔地問道。

“彆胡說!阿木他吉人自有天相,他不會的。”

阿海喝止道,不過他臉上也帶著濃濃的不安,現在太陽即將落山,那些晝伏夜出的猛獸也要出來覓食了,阿木即便重傷未死,濃烈的血腥味也肯定會引來那些嗜血猛獸。

“小九,天就要黑了,夜晚的森林裡麵更加危險,我們先回鎮上去,把今天的情況告訴李叔,李叔是靈武者,肯定能把阿木救回來。”

阿海簡單分析後說道。

小九也知道僅憑他們兩人,即便找到了阿木,也不可

(本章未完,請翻頁)

能帶著阿木從眾多猛獸的包圍圈突圍出來,於是隻能點點頭,跟著阿海返回鎮上,向鎮上唯一的靈武者說明情況。

當阿海與小九回到鎮上時,發現街上行人寥寥,偶爾有一兩人也是行色匆匆,臉色沉重。

阿海心中一沉,知道鎮上出事了,於是趕緊攔住一個青年問道:“李哥,鎮上是出什麼事了麼?”

被叫做李哥的青年定睛一看,見是阿海與小九兩兄妹,於是回道:“哦,是你倆兄妹啊,你倆兄妹趕緊回家關好門,防止妖獸襲擊,靈武者李叔被妖獸重傷,已經快不行了,鎮長已經下達了宵禁的命令……對了,怎麼冇見和你們在一起的林木?”

阿海和小九聽著李哥的話語,如遭雷擊,腦子裡渾渾噩噩,如今連鎮上唯一的靈武者都被妖獸重傷,在垂死的邊緣掙紮,還有誰有能力把阿木救回來?

兩人不知道怎麼離開的,走著走著又來到了鎮子口,而此時的鎮子口已經一副全副武裝的架勢。

“站住!”

鎮子口有人大聲喝止。

阿海和小九被聲音驚醒,看著全副武裝,準備抵擋妖獸入侵的一群人,這群人裡有很多都是阿海和小九認識的人。

阿海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情緒激動地大聲說道:“阿貴叔!阿木現在有危險!他被妖獸抓走了,我們快帶人去救他!”

接著,阿海就把下午遭遇野豬妖獸的經過和阿貴叔簡要地說了一遍。

“你是說那頭野豬妖獸極有可能就是重傷老李的妖獸?!”阿貴叔問道。

“是的,當時阿木說過,那頭野豬被他發現時就已經受了重傷。隻要我們現在去救阿木,我們這麼多人,肯定能把阿木救回來!”阿海肯定道。

阿貴叔沉默不語,看了一眼其他人,最終還是搖頭歎息道:“阿海,回去吧。”

“為什麼?!為什麼不去救阿木,阿木他也是我們中的一份子啊!”

阿海不可置信地看著阿貴叔,怒喝道。

“阿海!”

阿貴叔大喝一聲,繼續說道:“不是我們不想救,而是我們有更重要的職責!萬一抓走阿木的野豬妖獸並不是重傷老李的妖獸,今晚如果有妖獸襲擊鎮子,誰來保護鎮上的居民?如果因為救阿木一個人而因此讓更多的人失去性命,我寧願不救!”

阿海無法回答阿貴叔,隻能呆立在原地。

是啊,萬一抓走阿木的妖獸不是重傷李叔的那隻妖獸呢?萬一妖獸不止一隻呢?

阿海嘴唇抖動個不停,卻始終無法說出一個字來。

阿貴叔看在眼裡,眼神也有些黯然,他怎麼可能不想去救呢,隻是有更大的責任壓在身上,他不得不做出選擇。

“來個人,把阿海和小九送回去。”阿貴叔手一揮,說道。

待阿海和小九離開後,阿貴叔神色一肅。

“各位!都打起精神來,無論是野獸還是妖獸,即便是拚上性命,都不能讓這些畜生踏入鎮子半步!”

……

(本章完)

https:///lingwuzhanji/14537508.html?t=20220510205049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