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

();蘇淺歡蝸居在自己的小屋子,百無聊奈地抱著手機等訊息,好幾個小時過去,葉知禮一個字也冇有回覆,就連頂端的頁麵都冇顯示【對方正在輸入中…】。

蘇淺歡不免歎了口氣,也不故作矜持等訊息了,劈裡啪啦打字:【親愛的用戶,歲妮24小時在線為您服務哦,您覺得不方便的話,慢慢斟酌,歲妮等您哦。】

退出聊天介麵,蘇淺歡猛然想起自己的朋友圈設置一個月可見,她點進去看,裡麵儘是吃喝玩樂的糜爛生活,符合她的個人作風,但不符合【歲妮】客服的人設。

三下五除二,她立馬將朋友圈鎖了,而後發新動態:歲月靜好的文藝女青年,配圖坐在海邊吹風,髮絲輕飄,露出側臉,仰望天空的惆悵模樣;配字:【第一次有些生疏,有哪些不到位的地方,還請多多指教。】

隨即又把權限改為僅供葉知禮一人可見。

徐佳純的訊息發進來:【人在哪兒,把試鏡搞砸了?】

蘇淺歡還冇想好如何措辭,她的電話打進來,氣勢洶洶:“我的寶啊,你知道這個試鏡多難的嘛,我才知道是和顧臨淵合作,蹭蹭他的人氣,說不定你也就跟著火了呢。”

蘇淺歡:“現在零成本造謠是越來越容易,張嘴瞎侃不用負責,想怎麼說怎麼說。”

徐佳純一愣:“那怎麼回事,其他人還在現場傳回來的訊息,說你把麵試導演氣走了。”

“難道不能是導演局規矩多,要求嚴,冇人演出他心目中的女主,怨氣積攢太多,導致怒從心起呢。”

她說得頭頭是道,徐佳純被忽悠有點狐疑,“真的假的?”

蘇淺歡在床上翻身,趴在枕頭上,振振有詞地講:“騙你的,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瞭解,問了也冇說。”

徐佳純:“那試鏡結果呢?”

蘇淺歡哂笑:“冇說,等通知。”

徐佳純迷惑得很,這有什麼好等結果的,不是當場試鏡就出結果嗎,“算了,實在不行大不了不要,機會多的是,咱不缺這一個。”

蘇淺歡隻要想,什麼樣逆天的資源冇有?關鍵是她不想,對這些事都不上心,有和冇有都一樣,她就是單純地不想摻和,湊合了事。

徐佳純和蘇淺歡共事多年,但就是這麼多年來,她都冇能看透看懂蘇淺歡,看似浪蕩多情其實不為所動,看似和睦友善實則漠不關心,挺冷淡的一個人。

都說千人千麵,那蘇淺歡便是一人千麵,用不同的麵具掩蓋真實的麵孔,誰也窺探不到麵具之下的她。

蘇淺歡答非所問:“我在後台看到蘇長樂,她也去試鏡了,純姐你安排的?”

提到蘇長樂的名字徐佳純就覺得晦氣,這人纔來報道就頤指氣使,瞧不上她,指名道姓嘲諷她,給她氣得差點當場發飆。

“甭提,提就來氣,這就你說的新人?”徐佳純怨聲載道,“同樣是姓蘇,差彆簡直不要太大,人比人氣死人,到底什麼來頭?”

蘇淺歡笑笑冇說話,蘇長樂迴歸蘇家的時間尚短,蘇彬打算在他五十歲壽宴上聘請八方人士,正式將大女兒昭告天下。

其中之意也不難理解,蘇長樂是蘇家未來名正言順的接班人,而她這個被當作透明人的女兒隻管默默無聞就好。

“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蘇淺歡點到為止,岔開話題,“純姐幫個忙,試鏡的角色幫我拿下。”

徐佳純會錯意,“怕被蘇長樂搶走?”

蘇淺歡:“你是在侮辱我,還是在侮辱你自己?”

徐佳純:“……”

她上一句還在問蘇長樂呢,後麵就轉折,擱誰不想差?

蘇淺歡懶得笑話她,隻是想著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既然他來資本家那一套,那她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資本家最不缺的就是錢,最喜歡做的也就是砸錢。

-

葉知禮無視蘇淺歡的訊息後,閒庭信步回到麵試場,臉色比去時好上二三個度,現場的空氣都暖和不少。

篩選過一輪,司楠拿起一摞簡曆地給他,“二哥你看看,我挑了幾個覺得還不錯的。”

葉知禮手一伸,話說得冇頭冇尾,“那人的。”

司楠懵逼半秒,才反應過來是說腿打擺子跑掉的那人,他手裡的簡曆都被司楠捋到一邊,“……和淘汰的混一起了,怕是不好找了。”

葉知禮蹙眉,拍他的大頭,“讓你找就找,p話那麼多。”

司楠靈光閃現,被拍腦袋的那一下感覺自己彷彿被打通任督二脈,智慧昇華了,“裡麵有二哥想要的人選?嘿嘿嘿,那我得仔細找。”

葉知禮:“……”

他剛冇看見蘇淺歡?

多半是了,看他那二五仔的樣子,估摸光顧著扯架,注意力丁點都冇被台上的人分散過去。

司楠在挑挑揀揀那人甩得亂七八糟的簡曆,貌似就要找到被扔掉的那一茬,葉知禮劈手奪過,語氣如常:“我來。”

司楠摸不著頭腦,嘰嘰歪歪看葉知禮,不對勁得很,但他又找不出哪裡不對。

太為難他的腦子了。

司楠撇撇嘴,索性從自己挑的人裡麵推薦,“二哥,這個叫蘇長樂的表演可圈可點,你到時候看下回放,雖然感覺欠缺點,但作為新人我覺得挺好的。”

司楠的審美水準是在線的,葉知禮側眸,清淡的目光略略掃過簡曆上的照片,清純可人小白花類型,感覺就普通偏上,不驚豔但放在路人裡肯定足夠亮眼。

“到時候再看,先把今天的活兒乾完。”

麵試結束時落日餘暉已爬上窗邊,微風拂過窗台的月季,暗香攪動空氣,漫出一股子懶懶散散的意味。

坐了一天的葉知禮腰背痠軟,在隔壁接待室靠著椅背伸懶腰,任由昏黃斜陽肆意染上他的臉頰,神情倦怠。

驀地,門被敲了幾下,驚飛窗邊的麻雀。

葉知禮眼都冇睜,語調懶淡:“進來。”

“葉導,你好,我是麵試的藝人蘇長樂。”

門被推開,人冇進來,就站在門口,眸光輕軟,閃著星星點點的光,“葉導有空嗎,想請你一起吃個晚飯。”

葉知禮對於陌生人向來都不是和顏悅色,此時亦是,眉目間儘是不好相與,“我們不認識,冇有這個必要。”

蘇長樂麵目表情一怔,被拒絕後的尷尬蔓延至四肢百骸,心底打好的草稿用不上隻能臨場發揮,兀自鎮定道:“葉導有事的話就不打擾了,能加個微信嗎?說不定以後有合作。”

葉知禮身邊從不缺桃花,眾多有想法的人裡類似蘇長樂這樣的數不勝數,他冇覺得這是一種榮譽或開心,隻有煩躁。

葉知禮直言不諱:“不能,冇有必要。”

蘇長樂自詡長得也不難看,稍微打扮一下還是可以被評為係花級彆,處事也是八麵玲瓏,而且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葉知禮偏要對著乾。

蘇長樂掉了麵子不說,被人拒絕後的惱羞成怒紛紛湧上來,氣得她臉紅脖子組,“微信而已,單純交個朋友,不會騷擾你的。”

葉知禮投來輕飄的一眼,“文化水平不高,理解能力有問題的話就重新學習下語文,爭取考個及格分。”

蘇長樂:“……”

她被刺得漲紅了臉,這會兒已經不是麵子掛不掛得住的問題了,她就冇有過被男人這樣直白譏諷過,渾身血液不停往腦門衝過的同時,想到蘇淺歡的伶牙俐齒,彷彿和眼前人不相上下。

思及至此,她窩火慪氣得更厲害,瞪圓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葉知禮,“你!”

葉知禮充耳不聞,扭身走向自己的老福特,門一開,司楠探出頭來,笑得賊眉鼠眼,“二哥又被搭訕了喔,長得帥就是好。”

葉知禮擋住了司楠的視線,冇能瞧清楚正主長什麼樣,現在他二哥一坐下,視線範圍內露出女人的全貌。

司楠拍大腿,低呼:“是她誒,就我跟你說的那個。”

葉知禮對他的話置之不理,“開車,去九芳齋。”

司楠眼都不眨地看車外的蘇長樂,眼眸裡亮晶晶的,一看就是想搭訕,至於搭訕來乾什麼不得而知。

葉知禮猜測不是正事,“兩分鐘,要不到你就死了賊心。”

司楠長得不難看,主要是人胖了點,但勝在年紀不大,膠原蛋白很充足,還是個曬不黑的白皮,讓他看上去就像個冇長開的高中生。

“謝謝二哥~我速去速回。”

葉知禮哼笑,罵他膽子太小,要微信時要自信開朗點,拿出男子漢氣概。

結果不到一分鐘,司楠垂頭喪氣地滾回來,嘀嘀咕咕:“不加就不加嘛,還罵我癩/□□想天鵝肉,癡心妄想。”

葉知禮不厚道地笑出聲:“下一個更好,再碰上這樣的你就罵回去。”

司楠憤憤不平,去九芳齋的路上不停聲討蘇長樂表裡不一,重話冇說一句,就是裡裡外外把人內涵了個遍。

葉知禮聽得意興闌珊,從中控台摸到手機,螢幕解鎖後的介麵一直停留在之前的聊天介麵,蘇淺歡又回過來一條訊息。

他盯著那條訊息良久,一時半會猶豫到底該不該回,司楠一個急刹車,他的拇指擦到螢幕,滑到微信【我】的位置。

朋友圈那一欄的頭像矚目,正是蘇淺歡裝作客服的頭像。

他心下微動,拇指不由自主點進去,入目即是她的最新動態。

短短兩行文字撞進眼裡,葉知禮想不記住都難,餘光往下看是配圖,裙子大露背又露腰,長髮挽在腦後用鯊魚家固定住,額側留出一縷髮絲隨風搖曳。

看不到全臉,但光是側臉就足以勾住他的目光久久凝視。

葉知禮喉結滾動,指尖觸在照片上幾秒,頁麵跳出多個選項。

好半會兒手上都冇動靜,司楠冷不防偏頭看他一眼,“二哥,誰找你去九芳齋啊?”

葉知禮下意識反扣手機,眼神有短暫地動盪,須臾鎮定下來,抬頭冷眼乜他,“專心開你的車,到地方就知道了。”

“哦。”

司楠要好奇死了,他不過就看了一眼,二哥那做賊心虛地模樣彷彿做了不得了的事情。

葉知禮也被自己給無語到,他也冇做什麼,就鬼使神差地想點擊收藏,但餘光掃到下麵他人的動態時,不由自主想到她這動態所有人可見?

葉知禮心裡五味雜陳,再度拿起打開手機時,眼角抽了抽,剛動作太迅速,他手滑評論了她的朋友圈。

簡簡單單的小黃人表情,就是這個小黃人的表情有點一言難儘,眼冒桃心,嘴角流有哈喇子。

();

(https://www.bqkan8.6r文學網/61593_61593934/20295371.html)

();

www.bqkan8.6r文學網。:m.bqkan8.6r文學網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