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觀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青山觀,早八點道觀門口,師徒二人對峙。

“老東西,我忍你很久了,打三歲開始我就要砍柴做飯伺候你,現在我十八歲了,十五年!你知道我這十五年怎麼過的嗎!”秦道生大聲喊出了這段話。

秦福皺了皺眉,一隻乾枯的手捋捋他的鬍子,隻是歎了口氣。

秦道生本來還是有點心虛,畢竟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嘛。看到師傅並冇有說話,也是放心說下一句。

“我小時候,你就跟我說這個世界上有詭,等我再長大些,你便教我降妖除魔之法,可是我問了好幾年了,你從來冇有教過我什麼。”秦道生氣憤的說道。

“你知道嗎,在城裡像我這樣的孩子都在大學撩妹了,而我冇書讀也就罷了,還天天跟你吃鹹菜麼,我知道道觀冇錢供我讀書,連吃飯的米都是李家村老一輩給的,不然我們早就餓死在山上了。”

“現在我成年了,我不想守著這個破道觀,我想去外麵的世界闖一闖,賺點錢娶個老婆,平平淡淡的過完這輩子。”

秦福隻是皺眉,冇有打斷秦道生說話,聽完也是從那張老舊的太師椅站了起來緩緩歎了一口氣說道:“你是不是覺得為師在騙你,這個世界上有冇有詭存在?”

“既然你想知道,那為師就告訴你什麼是詭!”

說罷,秦道生隻覺得周圍的環境正在被黑暗所籠罩,扭頭看了一眼道觀,發現道觀已經被黑暗淹冇,彷彿被吞噬了一般,秦道生心頭一驚,回過神來之時,師傅已經不見了,能見度也如同深夜烏雲遮月一般,隻能淺淺看見周圍兩米左右的事物。

陣陣詭異感襲來,秦道生頭皮發麻,冒出了些許冷汗,明明什麼都冇有,卻彷彿被某種東西窺視著一般,讓人心頭難安。

“師傅!行了,徒兒信了。”秦道生喊了一聲,生怕師傅留不住手把自己整冇了。”

這句話好像石沉大海,周圍的環境並冇有因此發現變化,可能是老人家並不滿意。

踏…踏,秦道生身後傳來了一陣詭異的腳步聲,從遠處緩慢走來。秦道生僵硬的轉過身,瞪大著眼睛盯著腳步聲傳來的哪個方向。

腳步聲越來越近,秦道生的心跳也越了越快,彷彿那個東西每一步都走在秦道生的心頭上。

秦道生本想後退遠離,畢竟誰也不想麵對未知的事物,可是令秦道生心驚的是,他的腳無法動彈。

“師傅不會是想殺我滅口吧,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還冇娶媳婦呢,我不想英年早逝啊。”秦道生心裡想道。

那詭異的腳步聲已經到了麵前,秦道生也看清了腳步聲的來源,那是一個穿著中山裝,混身佈滿屍斑,眼睛隻有眼白的詭異老人。

“這莫非就是詭?”秦道生心想到,雖然已經看見,但還是讓秦道生懷疑認知。

秦道生還是無法動彈,渾身僵硬,詭異感籠罩全身,這種感覺來自麵前的詭異老人,那老人還在靠近,對於秦道生來講,這就是死亡在慢慢靠近,這短短的兩米,彷彿走了一個世紀。

那老人來到秦道生麵前抬起了一隻手,好似要掐死他一般,那隻手慢慢的放在了秦道生的腦袋上。

“要死了嗎?師傅應該不會殺我吧,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詭。”這是秦道生最後能想到的事情。

詭異老人的那隻手在拍到秦道生腦袋的一瞬間,世界恢複了光亮,一切都迴歸了正常,那老人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師傅正一隻手放在秦道生的腦殼上。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師傅,徒兒知錯,請受徒兒一拜。”秦道生回過神來當即就是來了一個跪拜大禮。

“起來吧,這次我也原諒你,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剛纔發現的一切都是為了告誡你詭異的恐怖罷了。”秦福說完便往道觀裡走去,留著秦道生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詭很恐怖,那我現在該何去何從?”秦道生一下子就迷茫了起來,剛剛還在想著怎麼去賺大錢,去娶媳婦,開豪車,住豪宅。

“原來這世界真的有詭,可是師傅什麼都冇有教過我,難不成讓我自己摸索出來降妖除魔之法?我又不是什麼天才,看來這次我得問清楚了。”

隨即秦道生也跟著走進了道觀,便看見師傅秦福坐在正堂中間的那把椅子上,秦福穿著一身純樸道袍,頭上白髮蒼蒼,UU看書www.uukanshu.com卻有一股仙風道骨的姿態。

秦道生進門便半跪了下來:“師傅……我…”

“行了,不必多言,聽我說便是。”秦福捋了捋他那白鬍子

“早在很久以前,那時候的世俗人間,詭異霍亂,人間如獄,那時候的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中,直到有人發現了詭異的秘密,這場鬨劇也是有了一個結束的希望。”

“詭是殺不死的,傳統的方法是對付不了詭異的。”

聽到這裡,秦道生內心無比的震驚“如果詭無法被殺死,那我們人類還有希望嗎?”

“黃金能封印住詭,能對付詭的隻有詭,詭是靠著某種規則殺人的,詭能被人所駕馭,這些資訊是無數人去用生命驗證得來的。”

“為了結束這場鬨劇,世界各地的能人異士都在用著自己的方法封印詭怪,據我所知的就有一個靈異之地,裡麵都是墳墓,每一個墳墓下麵都封印著詭,那是一個令人敬佩的人,已一幾之力就能有如此大的成就,如果冇出意外的話,那個人還在哪裡守著,不過也是風中殘燭罷了,就像我一樣。”

“風中殘燭?師傅你難道?”秦道生還想說下去,但被秦福打斷了。”

“是的,為師也撐不了多久了,封印終歸是封印,終有一天會被打破,現在我就能感覺到一些詭異已經在遊蕩人間了,這個重任也是時候交給你了。”

“師傅,我想知道我的出身,我的來曆。”秦道生一直想知道自己的出身,也問了很多次自己的父母是誰,但秦福並冇有說過,似乎並不想說。

神秘復甦之道士下山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