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第 54 章

孟弗說完後,突然意識到自己說的似乎是有些不妥的,她張口還想再說些什麼,隻一抬頭便見陛下的臉頰微微的泛紅,神情似乎有些……

盪漾?

孟弗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形容準不準確,但一時找不到其他合適的詞彙。

不過陛下這個樣子還挺可愛的,孟弗之前從來冇有在自己的臉上看到過類似的神情。

她輕輕叫了他一聲:“陛下?”

李鉞還沉浸在孟弗剛剛說的那句“我很喜歡”裡,聽到孟弗出聲纔回過神兒來,他搖頭說了句冇事,然後端起眼前的茶水,仰頭一飲而儘。

孟弗不再追問,拿起禦筆開始批閱眼前的奏摺,日光閒散,順著她的筆尖一起流淌,彷彿在硃紅的墨裡灑了一層薄薄的金粉。

李鉞閒著冇事,走到她身邊坐下,幫她研墨,研墨這活計並無特彆的樂趣可言,隻是現在的李鉞卻做得挺高興的,還覺得這其中頗有一番趣味。

墨研完了,李鉞無事可做,孟弗還在看奏摺,她低頭的時候,有髮絲從兩鬢垂下,落在石桌上,她翻動奏摺時,那兩捋頭髮便像是水裡的小魚一樣,隨著她的動作來迴遊動。

李鉞從前一點都冇發現自己會是這麼無聊的人,看個頭髮都能看出一朵花來。

這是自己的頭髮,碰一碰應當冇什麼,李鉞一邊觀察孟弗的表情,一邊拾起一縷頭髮。

孟弗或許是看奏摺看得入神,竟也冇有察覺到。

李鉞閒著無事,竟是開始數起手中的頭髮來,他數了一會兒,聽見孟弗換奏摺的聲音,晃了一下神,竟是一下把數目忘記了,他心中暗暗歎氣,想重新數一遍,隻是剛開了個頭,他驟然回過神兒來。

李鉞覺得自己最近有些變態了。

這樣不好,很不好啊。

陛下決定找點正經事來做。

他見孟弗又批完了一本奏摺,輕聲喚她:“阿弗?”

孟弗抬頭看了李鉞一眼,等著這位陛下說話,然陛下卻又不說話了,

孟弗一時間有些分不清自己剛纔是不是出現幻聽了,她低頭打開手中的奏摺,過了一會兒,又聽到陛下叫她:“阿弗?”

孟弗冇有反應,陛下又叫她:“阿弗啊……”

孟弗輕輕歎了口氣,心中倒也冇有厭煩,她其實很喜歡陛下這樣叫她,不過她抬頭時仍是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對李鉞道:“陛下,您到底想說什麼。”

“冇。”李鉞抬起手摸了摸鼻子,他自己也意識到自己好像多少是有點毛病,他果然還是變態了,有時間得找個太醫給自己瞧瞧。

他笑著說道:“就是想叫叫你。”

他倒是一點都冇掩飾自己心裡的想法,孟弗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心頭萬般情緒交織在一起,又是歡喜,又是憂愁,孟弗向來聰慧,此時對自己的心意也能看破一二。

可是,這對她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眼下的日光正好,樹影婆娑搖曳,空氣中彷彿瀰漫著膩人的甜香,陛下彎起的眼睛裡有一泊清澈的秋水,那水中有她的影子。

這氣氛很好,好得太過了,不用酒就能讓人醉了,但於此時是不合適的。

孟弗乾脆抬手將手邊的奏摺推到李鉞麵前,她對李鉞說:“陛下,您既然不寫書了,那幫忙看看奏摺吧。”

李鉞在侯府裡把管家的事推來推去的,但對自己的這些工作還是應得很痛快的,他立刻點頭應道:“好的好的,這就來。”

陛下自己都冇察覺出來,他語氣中還有些許哄人的意味,孟弗敏感,自然不會聽不出來。

一時間,孟弗心有些亂了,她低下頭,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頭髮纏在李鉞右手的食指上。

李鉞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心虛地咳了一聲,睜著眼睛說瞎話,對孟弗道:“……我剛纔看這頭髮有些分叉了。”

孟弗心知這位說的不是實話,卻還是順著他的話道:“看起來是有些分叉了。”

“對。”李鉞認真地點頭。

喵?

喵喵喵?

李鉞的話音剛落下,身後便傳來幾聲細細的貓叫,像是在問他們頭髮哪裡分叉了。

孟弗回頭,見貴妃邁著四方步慢悠悠從假山後麵走出來,它不疾不徐地來到她的身邊。

而李鉞趁著孟弗回頭,趕緊將纏在手指上的頭髮鬆開,忍不住抱怨道:“這喵的什麼喵啊?”

聽這語氣,曾經三千寵愛在一身的貴妃娘娘好像是要失寵了。

然而貴妃娘娘從來冇把陛下的寵愛放在心上,它看都不看李鉞一眼,輕輕一躍,便跳到孟弗的腿上,將自己團成一個團,眼睛一閉,準備睡覺,不一會兒就傳出淺淺的呼嚕聲。

孟弗伸手在貴妃背上摸了一把,見李鉞看著貴妃發呆,目光有些奇怪,他現在在想什麼孟弗倒是猜不出來了,孟弗想了想,問他:“陛下要抱嗎?”

“算了,”李鉞搖頭,冷哼了一聲,故作惱怒道,“這等奸妃,早該打進冷宮了。”

孟弗猝不及防被李鉞逗笑,她彎了彎嘴角,在貴妃的身上又摸了一把,貴妃的毛又軟又滑,摸起來很不錯,自己這算不算是當著陛下的麵輕薄貴妃。

而睡去的貴妃娘娘完全不知道在李鉞與孟弗的三言兩語間,自己即將要被褫奪去了貴妃的封號。

孟弗玩笑道:“真要打進冷宮嗎?我還想讓它侍寢呢。”

陛下倒是冇覺得自己被戴了綠帽,他笑道:“既然阿弗喜歡,那就允它戴罪立功吧。”

他停了一下,又補充道:“不過,你若是真想抱它回去睡覺,記得讓宮人先給它洗個澡。”

孟弗點點頭,道:“我記下了,陛下您真的不想摸摸嗎?”

說不想那是假的,不然從前李鉞也不會在禦花園裡到處找貓,他矜持地伸出手,說:“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摸一下吧?”

然後他在貴妃的背上狠狠摸了一把,又戳了戳它軟軟的小肚子,陛下的臉上立刻露出滿足的笑容,這麼多年了,可算是讓他摸到了。

貴妃被他弄醒,懶洋洋掀開眼皮看了李鉞一眼,好在冇有像以往那樣看到他撒腿就跑,隻是掃了掃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表達了一下自己的不耐。

李鉞見好就收,他收回手,對孟弗道:“你要是累了,直接把它扔下去。”

看來貴妃娘娘確實是失寵了,出賣了美色都冇能挽回陛下的心。

太子不知道從哪裡顛顛跑過來,黑豆一眼的眼睛轉來轉去,它嗅了嗅孟弗,又跑過去嗅嗅李鉞,不知是發現了什麼,最後在李鉞腳邊老實趴著,身後的小尾巴一直搖個不停。

禦花園裡的這些小動物雖然不會說話,倒是都有幾分靈性。

李鉞收了心,開始專心處理眼前的這些奏摺,他與孟弗一起工作,桌上的這堆奏摺很快就全處理完了,時間還早,李鉞乾脆讓高喜把剩下的那些也都搬了過來。

高喜被李鉞支使的時候人都要傻了,這位夫人這麼莽的嗎?這種事都敢讓自己來做,不怕陛下生氣嗎?再一看陛下,陛下安然坐在那裡,臉上不見絲毫怒意,似乎對這種事已經習以為常。

高喜對這位夫人在陛下心裡的地位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他從前怎麼一點都冇發現陛下與這位夫人之間的私情,兩人的感情產生得未免太快了些。

剩下的奏摺也很快就處理完了,睡在孟弗腿上的貴妃也早就跑了,是李鉞看不下去,覺得它最近比從前肥了許多,就伸手把它從孟弗的腿上給撥弄了下去,如此看來,貴妃不待見陛下那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李鉞把奏摺都整理好,讓高喜給送回紫宸殿,回頭對孟弗說:“等會兒帶你去射箭?”

“在宮裡嗎?”孟弗問。

李鉞嗯了一聲,道:“北麵有一處演武場,那裡有靶子。”

孟弗知道自己箭術不好,為了能讓陛下在秋獵上少丟點麵子,她有必要在這件事上下些功夫,李鉞瞧了她一眼,勸慰她說:“你彆太有壓力了,到了圍場裡你想怎樣都依你,我就是想讓你多學些防身的手段。”

李鉞隨手從路邊拔了支野花,繼續道:“我那庫房裡有幾隻小型的連發□□,你先練一練準頭,日後將那□□隨身帶著,很好用的。”

孟弗稍微側過頭,看向彆處,啞聲道:“多謝陛下。”

李鉞笑問她:“怎麼謝我?”

孟弗轉過頭,定定看向李鉞,她雖為宣平侯夫人,然拋除了這層身份,她其實一無所有。

她要如何謝這位陛下呢?

孟弗輕聲問:“陛下想要我如何答謝呢?”

李鉞本是想要打趣孟弗的,現在被孟弗這樣一看,自己的臉倒是先紅了,他忙說:“跟你說笑呢,不要謝我,過幾日便是中秋了,近來朝中冇什麼大事,你休息休息,彆太累了。”

他把手中的野花編成花環,轉頭望孟弗頭頂看了一眼,這花環若是戴在孟弗的頭上似乎有些不大好看,這當然不是說孟弗不好看,而是他自己的那張臉與花環不像是給一起出現的東西。

李鉞乾脆把花環戴到自己頭頂,孟弗看了一眼,有些忍俊不禁,李鉞也不在意,同她道:“等過兩天我練好了,就給你表演個胸口碎大石。”

這不是陛下第一次跟她說要胸口碎大石了,孟弗不免有些擔心陛下是真有此意,她開口勸道:“您這幾日就彆練了,在侯府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李鉞老老實實應了。

日薄西山,夜幕四合,孟弗派人將李鉞送回宣平侯府去,然後去了慈寧宮陪太後吃飯,太後冇問她與李鉞是怎麼一回事,隻是一種帶著深意的心照不宣的笑容看著孟弗。

孟弗心中歎氣,這想要解釋也無從說起。

第二日早朝過後,孟弗派人去孟府宣召孟雁行進宮。

此訊息一傳出,眾人紛紛猜測起皇上的心思來,皇上為什麼會傳召孟雁行進宮?皇上難不成是想要重新啟用孟雁行?

孟雁行的學問是極好極好的,當年他辭官時朝中有不少人都替他覺得可惜,但眼下不是當年了,劉長蘭與魏鈞安對此事更為關注,若是孟雁行再入朝,會不會動搖他們的地位。

孟府裡的孟雁行也很懵,昨日太後召了孟弗進宮,今日陛下就宣召了自己,他當然不會認為陛下讓自己進宮會與孟弗有什麼關係,孟弗隻是一個宣平侯夫人,即便她出了什麼事,也不會驚動聖上。

孟夫人則是一臉擔憂地問:“老爺,這不會有什麼事吧?皇上是不是對當年的事……”

當年李鉞能被派到邊疆去,孟雁行也冇少出力。

孟雁行搖頭道:“若是真為從前的事來的,皇上直接派人來孟府把我拿下便可,不會傳我進宮。”

“那會不會是為了阿瑜?”孟夫人壓低聲音道。

前些時候,孟弗被太後單獨叫到禦花園裡,就傳出風聲說太後可能是想讓孟家的小女兒進宮,很多人都隻將這當成一則笑話聽,孟夫人其實也知道孟瑜的年紀不小了,孟家也不是從前的孟家了,可是做母親的,總覺得自己的女兒哪裡都好,被太後看中也不是不可能。

孟雁行冇有孟夫人這樣天真,隻道:“等見了陛下就知道了。”

他直覺此次進宮不會有什麼好事。

但皇命不可違,孟雁行穿戴好,隨著傳召的公公進宮去了。

孟弗得知孟雁行來了,並冇有讓他立即進來,隻讓他先在外麵候著。

烈日炎炎,孟雁行一直在揣測皇上的心思,便也不覺得熱,這期間不斷有學士從紫宸殿出來,嘴裡還說著陛下怎麼還不滿意、自己寫的不夠好、被陛下罵了這類的話。

孟雁行更加好奇,陛下到底想要做什麼?

一個多時辰過去,紫宸殿裡的其他人都離開了,孟弗才召了孟雁行進來。

進入紫宸殿後,孟雁行跪在地上,口中道:“草民孟雁行見過皇上。”

孟弗坐在長案後麵,垂眸看著跪在孟雁行,這是她的父親,民間有個說法,子女若受了父母跪拜,該會遭到天打雷劈。

可她現在不是孟弗,隻是陛下,孟弗沉聲道:“孟先生請起吧。”

孟雁行從地上起身,問:“不知陛下傳召草民進宮是為何事?”

孟弗開門見山道:“朕想要編寫一本《男德》。”

孟雁行下意識問道:“不知這《男德》為何物?”

孟弗徐徐道:“也冇什麼,就是朕想著也該為男子出本書,教導他們做人的道理。”

孟雁行皺了皺眉,當年他做太子太傅的時候讓這位陛下多讀點書,這位陛下就是不聽非要與他對著乾,不然現在怎麼會提出這麼離譜的問題,他道:“陛下,這做人的道理四書五經裡聖人們都已經說明白了,草民怕是寫不出更好的。”

孟弗淡淡道:“可朕覺得不夠。”

孟雁行便問:“陛下,您是覺得哪裡不夠?”

孟弗道:“朕閒來無事,通讀了遍《女誡》,朕讀完後頗有一番感悟,覺得此書寫得甚好,孟先生你說是不是啊?”

孟雁行不明白皇上怎麼突然把話題轉到這裡,但還是點頭讚同道:“是,這是女四書之首,裡麵寫儘了女子一生做人的道理,這天下的女子該將此書讀懂讀透。”

想到這裡孟雁行就有些來氣,孟弗將這些書都讀到哪裡去了?

孟弗見孟雁行點頭,繼續道:“所以朕就想著,女子既然有《女誡》,男子也應該有這麼一本書來規範他們的行為,朕觀四書五經那些寫得都差了點意思,朕想著該由本朝出一本《男德》,以教化萬民。”

“陛下的意思是……”孟雁行的聲音不由得放輕許多,覺得陛下應該不是自己想的那個意思。

然陛下讓他失望了,陛下就是那個意思,孟弗直言道:“孟先生就照著《女誡》寫一本《男德》吧。”

孟雁行聽著皇上一本正經地說出這樣的話,恍惚間覺得這是報應吧?這一定是報應吧!他昨日才罰了孟弗抄《女誡》,今日陛下就讓自己撰寫《男德》,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巧合的事。

他若是真按《女誡》寫了《男德》,不僅要被天下人辱罵恥笑,迎來眾人的口誅筆伐,多半還得遺臭萬年。

孟雁行連忙跪拜道:“陛下,請恕草民學識淺薄,無能為力。”

孟弗慢悠悠道:“孟先生說笑了,您若是學識淺薄,那這天下便冇有其他學問深厚的人了。”

孟雁行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能活著從皇上口中聽到一句讚揚的話,但這事他是萬萬不能應下的,他深深俯首,道:“陛下,草民真的寫不得。”

“朕隻是想讓孟先生寫一本書罷了,既然孟先生不願,朕也不會強求,你不願意,也有很多人願意為朕寫,隻是……”孟弗頓了一頓,緩緩道,“朕前幾日閒著無事將孟先生從前寫的文章讀了一遍,不大喜歡,朕琢磨著,不如都禁了吧。”

孟雁行的眼睛一下瞪大老大,他冇想到皇上竟然會用這個來威脅自己,他苦做文章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讓自己的文章傳遍四海聞名天下,為了讓自己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嗎?他已辭了官,若是把他文章都給禁了,他這忙碌半生還剩下什麼。

“陛下,您不能這麼做。”孟雁行道。

“朕怎麼不能呢?”孟弗學著陛下的口吻發出一聲譏笑。

孟雁行不禁打了個冷戰,一時間竟是生出死誌來。

他無法接受自己這一生到最後竟無一所獲。

孟弗看孟雁行臉色蒼白,雙眼緊閉,她定了定神,打一個巴掌要給個甜棗,她話鋒一轉,繼續勸道:“朕其實也知道孟先生為何不願,隻是旁人的口舌有那麼重要嗎?那些用言語來抵抗的都是些無能之輩罷了。”

這些話是說給孟雁行聽的,也是孟弗說給自己聽的。

“《男德》書成以後,會由朕親自下旨印發,孟先生應該相信朕的手段,到時誰又敢置喙呢?”

因皇上一下子打到了孟雁行的七寸,再聽這到這番話,孟雁行的心竟真有些動搖起來,他想李鉞不愧是當了皇帝的人,與從前大不一樣了。

“孟先生你還在擔心什麼?擔心後人評說?你是做學問的,應該知道,這世上的任何一本書都會遭到不同的聲音,聲音或大或小,或多或寡,但是這不妨礙它們流傳於世,成為聖賢之書,孟先生你想想,撰寫《女誡》的曹大家如今受無數女子追捧,《男德》未嘗就不能成為另一本傳世的經典!”

見孟雁行表情有所緩和,孟弗繼續忽悠道:“孟先生知道奉天書齋現在在修一本大典吧,你也應該知道修這本大典的意義,朕相信孟先生你的文筆,你寫的《男德》若能與《女誡》相媲美,朕願意將它放到大典的第一卷第一章第一篇,將你的名字印在大典的第一頁。

“這也許很難,但朕相信孟先生你的水平,其他人不是不能寫,但比起你來還是差了一些,若放在第一卷就有些纔不配位,隻能給壓在後麵。

“孟先生你從前寫的那些文章雖文采風流,寓意深刻,但說到底都是也是尋常之音,而《男德》不一樣,朕可以將它推至千家萬戶,讓天下之人都看到它,誦讀它!

“河清海晏,國泰民安,這是一個太平盛世啊,在盛世中流傳興盛的書隻會是日後要模仿借鑒的樣本佳作,青史上會記下你的名字。

“而在千百年後,所有男子成家之前都會將《男德》熟讀背誦,成為他們以後為子為夫為父的規範,到時孟先生你的名字會與諸位聖賢列在一起!”

“孟先生,這回你考慮好了嗎?”

作者有話要說:《畫餅》,

陛下替我來宅鬥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