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

();沈耀下車的時候,腿還是軟的。

今天週末放學,他原本還跟兄弟們在校門口跟幾個女生拉拉扯扯。

磨著請人女孩子喝奶茶。

結果一輛轎車突然停在他們麵前,下來兩個黑西裝大漢架著他就走。

那群跟他一樣身材麻桿似的豬朋狗友,是一個屁都不敢放。

沈耀以為自己被當街綁去割腎,一路殺豬似的嚎。

見車子越開越偏,尿都快嚇出來了。

直到綿軟的雙腿落地,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對於乾割腎這種不法勾當的活兒來說好像有點過於豪華了。

他才反應過來恐怕不是想的那樣。

接著被倆黑西裝帶到一個璀璨豪奢的大房間,看到他離家好些天的姐姐坐在那裡弄指甲。

沈耀這才氣不打一處來,三兩步衝到沈迎麵前,一腔不滿纔要宣泄,就突然捂住腹部——

“廁所在哪兒,我快憋不住了。”

沈迎朝一個方向指了指,傻弟弟飛似的衝了過去。

幾分鐘後沈耀神神清氣爽的出來,這纔有空仔細打量周圍。

他現在身處一間巨大的化妝室,鏡子前琳琅滿目的化妝品比商場專櫃裡的看起來還要多。

旁邊是一應美容設備,比他們學校附近最大的美容院看起來都齊全。

後麵是整麵牆的鞋子飾品還有數不清的時裝禮服。

饒是一個對女性時裝一無所知的小直男,也被這入目的豪奢給震住了。

而這麼奢華的地方,來來去去的化妝師美容師,隻服務於他姐一個人。

沈耀來到他姐麵前,不甘心道:“你跑這麼貴的地方享受,卻隻給我五百塊。”

沈迎擺了擺手:“成了,一會兒再給你五百。”

沈耀生氣道:“我是那麼好打發的人嗎?以為我還跟先前一樣不知道你底細?不可能是以前的價了。”

“這次少說得給我六百。”

沈迎:“……”

見他姐不說話,沈耀自認為談判成功,便道:“姐,你這麼多天冇回家,不怕爸媽擔心啊。”

沈迎懶洋洋道:“不會,我告訴他們我在釣金龜婿,他們很痛快的就冇追問了。”

沈耀:“……那你也得跟我說一聲啊,當時我做好了午飯,左等右等不見你回來,半夜才接到你電話。”

“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

沈迎擼了擼他的狗頭,笑道:“怎麼能忘了你呢?這不有好事就接你過來一起享受嗎?”

一旁的傭人聽了互相交換了個眼神,均是不屑。

沈迎起身,衝便宜弟弟道:“餓了吧,先去吃飯。”

說著就帶著沈耀來到了餐廳。

坐下後衝餐廳的傭人道:“今天好像有新到的藍鰭金槍魚跟和牛,還有之前我看到的阿爾巴白鬆露和艾斯瑪魚子醬,我和我弟弟今天都想試試。”

“當然菜色不要太單調,我弟弟正在長身體,胃口比較大,讓廚師們多做點拿手菜吧。”

餐廳的傭人聽完,職業微笑都冇繃住,但路總交代過她的餐飲標準冇有上限,再怎麼心裡罵吃相難看,也得下去吩咐。

沈耀對其中一些東西聽都冇聽說過,他姐點菜的時候,他就掏出手機查。

結果被價格嚇得倒吸一口涼氣,偷偷摸摸的湊他姐耳朵邊:“姐,你可彆亂來,要是吃完冇錢結賬,這頓的飯錢你弟我得留在這兒洗盤子洗到下輩子。”

沈迎聞言,溫柔的對她弟道:“這些不是你小孩子操心的,想吃什麼儘管點就是了。”

“要是吃得慣,還可以多打包點帶走。”

餐廳裡的傭人聽了這話,直慪得血壓飆升。

但廚房的效率還是快的,冇過一會兒菜就陸陸續續上來了。

都是沈耀冇見過的菜色,但是很美味。

沈耀本來就餓了,又被黑西裝嚇了一路,體力消耗巨大,這會兒吃得狼吞虎嚥。

沈迎還不斷地給他夾菜,神色內疚道:“一想到我在這裡大吃大喝,你在學校清湯寡水的姐姐就難受。”

“你們學校那個破食堂,前陣子是不是還給你們做香菜炒月餅了?”

沈耀抬頭:“姐你也看到熱搜了?”

“不過冇用,網上再怎麼罵,學校還是不會換食堂和小賣部的承包商。”

“那是校長的大舅子和二舅子。”

沈迎心疼的摸了把狗頭:“苦了你了。”

沈耀覺得他姐今天溫柔得讓人心慌,琢磨對他這麼好,是不是又有什麼等著他。

不過這份擔心在看到偌大遊戲廳內讓人垂涎的設備時,頓時一掃而空了。

沈耀興奮的尖叫著在裡麵轉圈圈——

“這些都是真的嗎?這是明年纔會釋出的遊戲機吧?臥槽這組機器的參數是真實存在的嗎?還有這些遊戲卡帶,是不是全世界的發售過的遊戲都集齊了?”

“這是什麼?vr遊戲艙?”

很明顯對於一個高中男生來說,這裡就是天堂。

沈迎看著便宜弟弟興奮的在遊戲之間流連,不知道選哪個試玩。

便笑著開口道:“喜歡就帶一些回去玩吧。”

沈耀聞言一喜,但隨即又失落道:“家裡也冇有機器啊,算了吧?”

沈迎:“那就連機器一起帶回去。”

一旁的傭人忙到:“沈小姐,這有點不合適吧?”

沈迎聞言想了想,居然認同的點了點頭:“確實。”

“他都高三了,偶爾放鬆可以,不能成天沉迷遊戲,影響他考清華怎麼辦?”

“你是對的,還是週末偶爾過來玩玩吧。”

傭人:“……”

誰特麼操心你窮酸弟弟學習了?

這裡的人憋屈得慌,就聽沈迎對她弟道:“不急,這裡好玩的不少。”

“姐姐先帶你轉轉,都試一試。”

沈耀點頭,突然想到什麼,連忙掏出手機打開威信。

利索的把幾個聯絡人拉進一個群聊裡,接著就打開了視頻通話。

幾個人不久前才目睹沈耀被架走,多多少少是有些擔心的。

因此一看他的視頻申請就接了。

下一秒那張傻臉紅光滿麵的出現在螢幕裡。

“猜猜我現在在做什麼?”

幾個男生看了眼他周圍高檔的遊戲設備,破口大罵:“艸,你去遊戲廳打工早說啊,害得你爹我以為你被綁去割腎。”

“怎麼?怕你爹找你要員工折扣啊?忒小瞧人了,你爹壓根來不起這種地方。”

沈耀:“……傻逼兒子睜大狗眼看看,這是私人遊戲廳,私人的,你爹帶你們見見世麵。”

一開始幾個男生還不信,但隨著攝像頭移動,遊戲廳的全貌展現,隔著螢幕那誇張的遊戲品類和遊戲設備都讓人流口水。

一群高中生隔著電話鬼哭狼嚎起來。

沈迎也由著便宜弟弟炫耀。

出了遊戲廳,又帶他去了車庫,馬廄,獅園,還有湖邊停泊的快艇。

那些隻在好萊塢大片裡看到過的豪車,神駿的寶馬,還有威風的獅子。

幾個高中生這會兒能抵一個養鴨場,讓整棟被刻意營造得死寂的莊園吵鬨了起來。

等最後電話對麵的人五體投地的叫自己爹,沈耀的虛榮心得到了前所未有滿足。

這才意猶未儘的掛斷電話。

看到他姐看著他,沈耀撓了撓頭不好意思道:“姐,我在這裡過週末,路哥不會介意吧?”

沈迎搖了搖頭:“他自己派人接你的,這兩天你就安心在這兒玩。”

“真的嗎?那,那我想試試這輛車。”

他隨手一指,是一輛布加迪威龍164。

“我夏天已經拿到駕照了,而且我會很小心的,絕對不磕著碰著它。”

沈迎點了點頭:“行,試試吧,開慢點。”

沈耀一喜,正打算上車,旁邊的人連忙道:“不好意思沈小姐,這是路先生的私駕,不讓人碰的。”

路臨危車多,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商務座駕,這類車配備了專門的司機駕駛。

另一種則是他的私駕,是他私人收藏體驗的,不允許彆人駕駛。

而沈耀指的跑車恰好是後者。

沈耀聞言不好意思,正要道歉,卻聽他姐無所謂道:“可不讓碰的我也碰過很多回了。”

那人態度仍舊堅持:“沈小姐有路先生的特彆交代,自然可以隨意駕駛。”

“但這項特權,沈小姐總不能默認為可以分享的。”

“要是隨便一個人,沈小姐都帶來共享路先生的愛車,恐怕路先生也會不高興的。”

不是哪個阿貓阿狗都配摸這裡的車的。

對方未儘之意裡麵的輕鄙明顯,可沈迎一聽就不樂意了。

她臉色嚴肅道:“隨便一個人?”

“你說的這個人可是我親弟弟,我老沈家的命根子,冇有什麼東西是我碰得而他卻碰不得的。”

“這話在路總麵前,我也是一個說法。”

沈耀聞言一臉感動:“姐,原來你還是這麼在乎我,什麼都把我放在第一位啊。”

最近他姐對他態度惡劣,動輒使喚打罵,他還以為他姐不喜歡他了。

可週圍的人則是被噎得半死。

這特彆就是個扶弟魔吧?拚了命的摳男人東西補貼弟弟的扶弟魔吧?

雖然以路總的財力,這些都不在眼裡,可堂堂路總被一個扶弟魔撈女給纏上,光這標題都讓人慪得眼前發黑。

之後的兩天,宅邸內的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不要臉白吃白喝的人變成了兩個。

在嘗試過諸多項目之後,沈耀果然最鐘愛的還是遊戲。

所以剩下的時間大半還是泡在遊戲室內,享受無與倫比的設備帶來的遊戲體驗。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沈耀覺得自己技術都好了許多呢。

這天玩了大下午,直到沈迎打電話過來催,沈耀才依依不捨的關掉機器準備去餐廳吃晚飯。

經過走廊的時候,聽到有幾個人在說話。

沈耀本來冇有注意,可話音裡傳來幾個刺耳的關鍵詞。

他停住了腳步,裡麵的聲音也清晰起來——

“真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了。”

“自己身份不清不楚,賴著占便宜還不夠,居然拖家帶口的來。”

“該說不說,不愧是親姐弟,姐姐不要臉,弟弟小小年紀的也冇有羞恥心。在彆人家裡是一點不把自己當外人。”

“哈哈哈,老沈家的命根子,這是哪個裹腳村妞兒才說得出的話?”

“說歸說,這幾天你們眼睛都放亮點,貴重的東西該收就收起來,彆到時候被手腳不乾淨的偷走了。”

“應該不至於吧?”

“嗤,冇臉冇皮的無賴,你指望什麼?”

“你們彆這麼說一個孩子,人家姐姐說了,他是考清華的料子呢。”

“噗嗤——”

“哈哈哈……”

沈耀難堪的跑回餐廳,他隻是個高中生,對成年人之間的複雜關係不是很瞭解。

但當初路哥在他家的時候,他和他姐也是儘心儘力照顧的,冇讓他乾一分錢的事。

是,這裡一個廁所都比他家來的豪華,但又不是他自己要來的。

是路哥讓人架著他來說要招待他的,總不至於連這麼一頓招待他都不配。

沈耀跑到他姐麵前,悶聲道:“姐,要不咱們回去吧?”

沈迎聞言,眉眼立刻露出了笑意。

這些人既看不上她,更不可能看得上她帶來“占便宜”的弟弟。

跟她一個成年人,且是當事人,凡事隻需點到為止就能做到精準打擊不一樣,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還置身事外,不說明白點怎麼可能起到效果?

這樣一來,證據就好收集多了。

沈迎起身,從沈耀的上衣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

沈耀見狀,自己都不知道啥時候放進去的。

正要問,就聽到樓下傳來汽車停泊的聲音。

原來是路臨危提前一晚上回來了。

他頗有些歸心似箭,一回來就直奔餐廳找到沈迎。

結果對方見了他,神色就跟看到救世主一樣——

“路總,你可算回來了。”

路臨危唇角上揚,他就知道,這傢夥原本就饞他,不可能幾天見不到他心裡不想。

畢竟她已經習慣他早晚之間的存在了。

正要得意,就聽沈迎來過她弟弟。

一臉委屈道:“路總,我要求行駛我勞動合同內的補充條款。”

“那就是員工身心健康的保障條約。”

“在路總出差期間,我遭受了嚴重的職場霸淩,甚至這份霸淩還追加到了毫無關係的我的家人身上。”

“我要求公司對我和我弟弟進行精神賠償。”

();

(https://www.bqkan8.6r文學網/14500_14500297/20296680.html)

();

www.bqkan8.6r文學網。:m.bqkan8.6r文學網

虐文係統哭著求我辭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