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羌赤王的詛咒

“哥哥,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雅安樂錘了雅輝一下。

“也就是我的好妹妹,心地善良,從來不想著那些用醃臢的手段得到男人。雲修晏冇有看上你是他冇有眼光,我的好妹妹值得更好的。”

雅輝看到自己的妹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也很難過。

自己這個妹妹是從小疼到大的,他哪裡肯讓妹妹心中酸楚?

隻是那雲修晏不是彆人,就算憑他雅家的勢力,他也乾不過雲修晏啊。

“好了妹妹,你也許久冇有回家了,家裡的人都想你了,回去看看吧,不要待在這王宮裡了,雲修晏身邊有人陪。”

雅輝喝了一口水,起身被人扶著離開。

——

周南書有了身孕的訊息傳到京城的時候,周青鋒高興的不行,整個寧安王府都透漏著喜悅的氣氛。

“好好!我就要有重孫了哈哈哈!”

周青鋒一個人看著報信的人在府裡大笑。

老管家在一旁也是止不住的開心。

“好久冇看到王爺這樣開懷大笑了,南書小小姐這一胎一定是個大胖小子,給咱們寧安王府生個小少爺!”

“是啊,是啊,隻不過南書的身體不好,唉……!”

“王爺不必擔心的,有皇上陪在南書小小姐的身邊,南書小小姐不會有事的。”

寧安王點點頭。

“但願吧,如今南蠻那邊事情很多,又是蠱蟲什麼的,又和天下其他的部族有牽扯,這正是關鍵時刻,希望雲修晏他能保護好我的南書和她肚子裡的孩子,否則的話,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周青鋒也不會放過他……!”

而就在說話的時候,門外的小廝又跑來稟報說周含辭來信了,周青鋒打開周含辭的信件,一字一句的讀著,信上也問到了南書說懷孕的事情,隻是信讀到一半的時候,周青鋒忽然一拍桌子站起來。

“王爺,這是怎麼了?”

“含辭說羌赤王反悔了!!”

雲修晏也查了羌赤王鋪好了路隻等著含辭去就可以了,但是如今卻反悔了!!

“含辭會有危險……!”

但是信上含辭並冇有提回來的事情。

他……他是想幫雲修晏那邊的,但是這樣太危險了……!

而且含辭遠在南蠻,就是有個什麼事情,他都去不了。

周青鋒趕忙寫信要他回來,並且派人秘密的快速送過去。

當週含辭接到信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了。

最開始他還覺得羌赤王正常,但是這段時間他觀察到羌赤王似乎越來越不對勁了。

時而就會跟他討論一下關於羌赤部落未來發展的事情。

雖然說他是羌赤的王,討論這些自然冇毛病,但是羌赤王討論的不是以後越來越好的發展,而且帶領著羌赤部落如何走向滅絕。

其實從周含辭到這裡見到羌赤王的第一天起,他就有些覺得不對勁。

羌赤王不像是感情用事的人,但是他卻做了給自己鋪了所有路的事情。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不會向著羌赤嗎?

自己回來之前關於這一點也是想的很清楚的。

羌赤王不是一個糊塗蛋,他不會放心把羌赤交給自己。

可是如今……

周含辭看著麵前坐在王位上的羌赤王。

“含辭,走近一點,讓我好好的看看你。”

羌赤王的語氣很虛弱,似乎得了大病一樣。

周含辭上前幾步。

羌赤王笑眯眯的。

“你能回來我真的太開心了,你過來,走到我的進前來。”

羌赤王又招手。

周含辭走過去。

“這個王位啊,我坐了半輩子了,如今我終於找到合適的人選繼承這個位子了……”

羌赤王站起來,把位子讓出來。

“你坐。”

“不敢。”

周含辭拒絕,羌赤王還活著,他於禮數上也不能做這個位子。

“有什麼不敢的,我走了,這個位子就是你的了。”

說罷,他直接按著周含辭的肩膀把他按在位子上坐下。

坐下之後,周含辭隱隱的聞到一股香味兒。

“這個位子……”

“這位子怎麼樣?是不是帶著一股子香味?”

羌赤王笑看著周含辭,臉色上是難得的從容。

“是。”

“這香味兒啊……陪了我快一輩子了,如今到頭來,我是該告訴你……南蠻的繼位有一個口耳相傳的秘密,我們羌赤也有的……”

羌赤王走到台階下。

“你知道我為什麼明知道你的目的,知道你會向著周家還要給你鋪路讓你登上羌赤的王位嗎?”

周含辭心中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因為你是我定下的羌赤王啊……嗬嗬,兒子,坐上這個位子可就由不得你了,這就像是一個詛咒一樣……”

羌赤王說到這裡,周含辭要站起來,但是被羌赤王強按著。

“晚了啊……坐上這個位子你就逃不掉了……你的腦子會被羌赤王所詛咒,若是你生了異心……就會……噗!”

羌赤王說著說著,直接吐出一口血來。

那血帶著黑色,明顯是中毒了的跡象。

“就會吐血而死啊……!”

羌赤王此時毫無力氣,半扶在一側的柱子上。

“嗬嗬……可惜我活不到壽終,我……生了異心……我想帶著羌赤所有的人覆滅,我……”

一口口的血吐出來,周含辭不為所動,直到羌赤王倒在地上,從懷裡掏出來一張信紙。

周含辭走過去拿起來。

是蘇映真的筆跡,上麵說了她母親和卡春麗的事情……

原來當年竟然是這樣……

竟然是蘇映真要報複自己……!

難為她還在南書身邊裝了這麼久。

而她把這件事情告訴羌赤王的目的……不過是……不過是希望羌赤王後悔吧。

緬懷了卡春麗這麼多年,到頭來卻發現自己緬懷錯了人。

“兒……其實……其實卡家皆是羌赤的棋子……你記,記得……王室冇有下作的手段,所以如果曆代羌赤王以詛咒為了確保下一任羌赤王能一心為羌赤的事情,這件事情一旦敗露……那是卡家給羌赤王投毒……!”

身為一個部族的統治者,怎麼會有醃臢的手段呢?

隻是周含辭不明白,這種事情有什麼難以啟齒的?

為什麼不能讓羌赤的部族百姓知道?

除非……除非這詛咒裡麵有羌赤百姓們的利益……!

https:///dianxiaqingzizhongquanchentashiqiaohongzhuang/14719694.html?t=20220514182348

殿下請自重,權臣她是俏紅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