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問天

大秦元年的秋天,中原境內的山清水秀於西楚的肅殺淒涼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都說中原風光甲天下,而江南風華甲中原,但武當峻秀甲江南。

江南道內,武當山上,朱雀台前,兩名男子並排而立,中年男子一身素淨青衫,清風拂來,鬢角髮絲隨風搖曳生姿,雖相貌平平無奇,但是在某一刻他還是儘顯書生風流,青衫男子旁站著一位高大少年,相較於這位青衫儒士來說,甚至相較於天下人來說,這位少年都是天下無雙的,如果說,司馬楓在離陽城內白袍三請真武法身顯現的是他的豪氣乾雲,彆有一番英武之氣和陽剛之氣,司馬楓是以自身氣質成為萬千少女的夢中情郎。

而今日在這武當山朱雀台上,李夔林則是身著肅淨長袍,不曾配備武器,亦不曾綁衣束髮,不曾有司馬楓的豪氣乾雲,也不曾有齊佳傑的慷慨壯烈,更不曾有劍神秦淮安的意氣風流,但是他那所展現出來的無畏果敢以及書生亦有道的世間獨尊之氣概,則更讓他顯得玉樹臨風了。

那名青衫中年男子率先開口說道:“天地正道,世間風流,不過書生之口,廟堂之上文臣開辟盛世,沙場之上武將誓守國家,我雖一介白麪書生,但也覺得豪氣沖天,太平盛世百姓求道求長生,亂世家國破碎豈有道存,中原浩然俯視世間,八州六郡,百姓數千萬,道教虔誠信奉者不在少數,盛世可求道、求佛、求長生,但是亂世又何來道、佛、儒三教,如果百萬鐵騎兵臨城下,通道可還有用?”

與這青衫儒士麵對麵對峙之人冷哼一聲麵帶譏諷地說道:“這麼說來,閣下是覺得我道、佛、儒三教無用?那閣下來此武當山是何用意,莫不是要在這百年道教聖地砸場子不成?雖說山河破碎,人民流離失所,但若無我三教信徒,這江山社稷便會無恙?我三教信徒都去投了軍,都當了那一介武夫,就能阻止鐵騎兵臨城下,踏我河山了?”說至興處,全場掌聲雷動,欲撼天地。

青衫儒士麵不改色地說道:“我並不是認為道、佛、儒三教無用,而是覺得三教之存,需與江山社稷相輔而成,天下平,三教興,天下亂,三教衰,所以我認為,三教之人想要做到真正與世隔絕,閉門不出,除非世間青壯皆死光,否則不可能,天下事則世人事,我輩讀書人,讀書為的不是功名利祿,為的不是名垂青史,更不是為了以修道之名藏於山野,這是懦夫,這是我輩讀書人之恥辱,我輩讀書人不應該隻讀萬卷書,而忽視了萬裡路,畢竟古之儒家聖人有言:‘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我輩讀書人讀書讀至春深處,應知需為天地立心,為生名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再回頭修三教之道,我文博在此立誓:讀書不為功名,為黎民,修道不為長生,為蒼生,為臣不為一國,為天下。”

與這青衣儒士對峙的男子,一改之前地傲慢不屑,後退一步,朝文博深深鞠了一躬,轉身離場,像是來去皆無影,雲彩自留情。

台下之人早已聽得目瞪口呆了,就在這時一襲白衣飄然落地,手持摺扇,單手附後,開扇之時,氣質竟超出文博身旁李夔林不少,那一日,隻見天地之間,一束白光閃耀整座武當山。

那白衣少年悠悠開口道:“文博,你放屁。”

(本章完)

https:///fengqiyunyong/14394592.html?t=20220510153517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